我们的政策目前来看已经开始做出预调微调,货币的结构性宽松,还有积极的财政政策发力,应该说这一次经济下行,会有政策兜底。

游钧举例说,比如企业养老保险,2017年基金收入是3.27万亿,支出是2.86万亿,当期结余是4187亿,累计结余是4.12万亿,累计结余资金可以支付17.3个月,所以确保发放是没有问题的。但是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加快,确实对我们整个保险制度可持续发展带来了重大的挑战。